似梧

【关于林诚司的一切】01笑忘书

小麻雀:






老实说我还确实没什么三观,诶嘿嘿。


其实要说有多喜欢不良角色,也未必。喜欢的到底还是不良里面隐藏的那么一丝纯真的东西,不管是伪装出来还是真实存在的。
最开始被林诚司吸引真的就只是他的暴虐。
仅此而已。
因为觉得他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大长腿的那一记飞踢简直能帅昏我,美人自古就是有特权的。但是后来看到他把布鲁从楼上扔下去之后,斜靠在栏杆上探出头往下看的那个动作,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孩子气的东西散发出来。


虽然是句如今被吐槽烂的话,但是事实上林诚司确实一直是个孩子。
就结局里他被揭露的背景而言,很多人说林诚司被洗白了,用悲惨童年掩盖他做出的恶劣罪行。
我无意辩白他做过的事,因为确实恶劣难以复加。但是对于洗白这种说法从来不敢恭维,悲剧的产生大多是旧悲剧的叠加,林诚司看似成熟,其实一直都没真正成长,所以他一直有种孩子的天真但是更多的是孩子的残忍,非常直观冷酷的那种。

他的母亲在法庭上被询问到,你的孩子在事发时已经成年,是个独立的成人了,对么?
她很仓促的点了点头。
她在林诚司是个孩子的时候抛弃了他,在他有最后一次成为大人的可能时刻再次抛弃了他。
当然,以丈夫的暴力,现有的家庭和旧日的阴影而言,她同样是有苦衷的。

















































全剧谁都有苦衷。但是总有人要为苦衷埋单。
















早川维托是个懦弱的人。
就这点而言,他大概和林诚司有很大程度的相似,林诚司救他的时候,很难说不是因为看到以前被按着脑袋塞进水中一直到昏过去的自己。
但是起码就表面来看,林诚司已经强大起来,没人敢再那样对他,他救维托,就好像隔着时空拯救了以往绝望等待英雄出现的懦弱自身,于是一切得以圆满。比起说感受到维托对他有真心,倒不如说林诚司在早川维托身上找到了一点点摆脱过去的可能性,所以纠缠着他不放。但也就只是一点点,懦弱的人可以给予容忍和宽慰,但是永远不可能有力气把另一个懦弱的人真正拉出囹圄。
而且维托在他看来,或许要比他幸运的多。
最开始被人欺负,有林诚司救他。后来因为替林诚司入狱,有三岛花和伊东一马陪伴他。出狱后还有一大片真心的朋友。
而且更重要的是,维托在拥有这一切的同时也选择了抛弃他。
被过去懦弱的自己所抛弃,就如同自己从来没有真正摆脱父亲的暴力阴影,他永远都是那个只能流泪承受的可怜货色。



出狱之后他染了金发,一直穿着西装。
于他而言实在奇怪。西装,这种严肃而循规蹈矩的物事和他实在不像一国,当时就想到医生的浮夸里的歌词,着最亮的衫,扮十分感慨,有人来拍记得要插袋。
不知道为什么就挺想哭的。原谅我的矫情,哈哈。
说起来,穿西装又不好好扣衬衫扣子,又喜欢大幅度揍人,所以老是爆衫哈哈哈哈,要不就是被人扒西装哈哈哈哈,反正说到底就是不适合他林诚司的东西,就算努力穿上了也适应不了,哪怕暂时伪装着适合也会很快被别人毫不留情的撕掉。
































“跟他比起来,那些小混混根本不算什么。林诚司完全不把人当人对待,是那种最最恶劣差劲的类型。”我去你妈的,你把他当人看了吗?!你们一个个的站出来捂着良心说谁把他当人看了?!!救你的时候你他妈的怎么不说他林诚司是脑子进水才把你当人看啊?!我呸!!!!


他两次被枪指着后脑勺。
说起来因为头发很蓬松的关系,或者说比看起来蓬松的多,每次枪啪嗒一下靠上去然后就会忽的一下陷进毛茸茸的头发里,也是很可爱了。
第一次是甲斐,林挺冷静的,当然也可能是吓呆了,反正很快就做出了投降姿态,虽然我一直想吐槽甲斐对他也是很儿戏,本来也要划花林诚司的脸,结果盯着看了几秒说什么算了还是不做没意义的事了(。)然后那几个拿枪的手下不开枪非要把他压到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然后几个人就被林少打倒跑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美色误人果不其然。
但是总之还算可以。
第二次被维托指着。他情绪挺激动的。
那种感觉,用中二的说法,就像是被反噬了一样,整个人眼睛都炸裂的状态去逼迫着压制着,说什么你开枪啊开枪啊有本事开枪啊之类要死要死的话。
其实维托完全可以拿着枪出去了再带着人回来救小花嘛.....总之可以先出去联系律师朋友之类的,林诚司属于被刺激的精神失常口不择言,所以自己把自己折腾死。
看到过这种说法。
我倒觉得他是气急攻心。
他更多的是对早川维托的试探,在被母亲又一次抛弃之后他心里需要一种安全感的填补,而懦弱的维托一直以来都是忍让他的。
所以维托开枪的时候他那么震惊。
有点类似于,发现自己真的压根什么都没有,彻彻底底被抛弃了吧。










































评论里有妹子说到这个点,我在前几天的晚上也和基友说,看微笑看到最后法庭上维托的陈述,是真的笑不出来,而且有种剧烈的愤怒快要把脑壳都烧了。









早川维托会恨会怕林诚司都再正常不过,毕竟救他时候毫无顾忌的打人和之后他见到的林诚司毫无顾忌的杀人是两码事,心理冲击是必然的,更别提他被当作林诚司的替罪羊成了杀人犯坐了牢,出狱以后对于林诚司避之不及或者厌恶什么的都好,都是没错的。















林诚司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他的根茎在成长初期就被扭曲,无论如何开出来的也是腐败的花,你对他好,他一样会在需要的时候把你卖了,这点我没怀疑过,所以我一直觉得于林诚司你必须足够强大到抵抗他的暴虐,然后才能够看到他的一些柔和的东西并且留住它呵护它让它能够在没水也没阳光的情况下不死掉,撑到你打开那个密封的容器让他看到天光明亮。



















但是早川维托当年就是不凑巧,他在抵抗暴虐之前先偶然的碰触到了林诚司的温柔,这让他轻易交付了一些类似联结的关系,但是暴虐在温柔之后接踵而至。















如果说暴虐中的温柔让人沉溺,那么温柔之后的暴虐极其容易让人觉得十恶不赦。



















他说他杀林诚司是因为觉得,不杀掉这个人的话,以后日日夜夜都要忍受煎熬,被他欺压的日子会永无止境。


















懦弱的人不该有勇气,尤其是突然有的勇气,特别是,懦弱和勇气的来源对象不一样的时候。












其实你受不受欺压完全源于你自己,和林诚司有什么关系呢?在遇到他之前,你不也一样受着欺压么?








为什么你们的苦衷,都是源于他?他真没那么大能量。讲真。












如果他的懦弱和勇气都由于林诚司,那么他也许真的能给予林一些新的东西。












但是他的懦弱来源于林诚司,勇气却来源于被林诚司伤害的人。于是这勇气成为了林诚司的致命伤。
















那个时候忽然也想替林诚司问问他,维托,林要杀小花,你杀了他。








那么甲斐要杀林的时候,你又会不会为他杀了甲斐呢?













我想林诚司心知肚明你的回答。


















“当看到心爱的人遭到那样的暴力对待,我无法忍受。”
























谁也不爱林诚司。




































林当然死的不算冤,他确实做过错事,杀过人,也救不了。








但是也没有谁真正无辜。








你们在落泪之后都微笑起来。








林诚司一直在笑,结局也不过一眶泪饮尽平生恨,终究落不下来。


























从头到尾他出现的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钟的场景里眼睛里都是含着泪光的,剪视频的时候一帧一帧看,发现的时候很....








不是他喜怒无常,只是内里根本就已是惊弓之鸟。








不知道自己在碎碎念什么。去给林少上柱香。



评论

热度(103)

  1. 寒冰陆湮你说爱会飞 转载了此文字
  2. 似梧你说爱会飞 转载了此文字